——总机:0871-66668888 66666888 66666999
资质证书    团队展示    关于我们    联系我们
旅游云南旅游攻略栏目导航
云南旅游攻略推荐more
  您现在的位置:云南昆明租车包车汽车租赁公司行网>> 云南旅游攻略>> 昭通旅游攻略>> 文章内容
昭通游记攻略(秘境-昭通)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3年05月09日 点击数: 收藏文章

昭通,做完所有事情后,已接近晚上点。


    雨又零零星星,落地无声。这陌生城市,不似其地方以满街霓虹和夜生活繁荣炫耀魅力,在乌蒙大山怀里,万籁俱寂。但隐约中,又仿佛感没有睡,而是心事重重地矜持着、沉默着,在等有心抚慰。如果那可以彻夜地等,整地等,年年岁岁地等,无谓繁华零落,也无谓地老荒。


    “走吧……”在零星雨点中,夜色已深时刻,我们走上了昭通古城街道。


    体验


    雨夜探寻:记忆复活


    探访名称最具有世俗意味街道——“馋嘴街”开始。不过,“馋嘴街”正名却包含着中国最正统价值观:崇义。


    夜深,有雨。崇义街灯火阑珊,显得清静。亮着灯光铺面,还不时闪动火光,那是炭炉。炭炉边上,摆着名种烧烤小吃,店家招牌显示也可吃火锅。空气中,炭烟气息偶然和潮湿空气交会,觉着丝温暖。


    据昭通说,是平时,这里摩肩接踵,食客众多,昭通各种小吃均可吃价格不贵家烧烤摊证实了这种说法——片得很薄牛肉串10元40串,店家手脚麻利,木炭烤炉下鼓风机开,40串同时烤炙,上料翻转干净利索,没有3分钟就香喷喷地端上,味道也不差。


    穿过崇义街,就是昭通古城招牌街道之——陡街。昏黄路灯下,被雨淋湿石板路泛着老照片特有那种晕黄,洋溢出倾斜条光路。路旁,梧桐树叶正是嫩绿转为墨绿,路旁那些法国风格极为鲜明两层老式建筑则是淡雅法国黄,还有云南地方老式土木建筑历经岁后特有暗淡砖红,起约束住光路弥漫。坡头古城黑暗,坡底现代城区漆黑道路面,这条约为宽、数百米长街道,恍然开街般漂浮。


    踏上石板路,水泥和地砖路面所缺失灵性脚底泛上心头。那是才逝不久却久别重逢感觉啊。还记得自己出生在那座小城,夜雨中行走在巷道里弄石板路上舒缓;后久居昆明城把华山西石板路改成水泥路时,心中那眷恋与无奈啊。大观街、祥云街夜晚大排档,南屏街、正义路、金碧路满街近代建筑,……昔日老昆明留下深深记忆,在这陌生城市夜里忽然复活。


    向坡头慢慢走,留心地看街边建筑。法式建筑窗洞漆黑,如同只只黑眼睛,慈善地看着街道。老式云南地方建筑,屋脊微微地翘着,如轻轻笑意。


    慢慢地走坡头,便是建在小山头上古城中心——辕门口。条进入老城区街道入口,在这里会集。每条街道,深处都是片沉睡黑暗。面对这沉沉静謐,我们决定第早再探访。


    昭通古城,那历史宁静叹息


    古城印象——怀念远


    次日早,依然细雨霏霏。


    白崇义街果然热闹,但热闹并非我们探寻目标。走了步,发现崇义街中段露出条巷口,路面上铺全是石板,窄窄巷道两边乎都是土木结构已沧桑毕露老式建筑,挑水巷了。我们眼前亮,立即走进


    据史料称,挑水巷与崇义街交会口附近曾有眼水井,水质甚佳。住在小山坡上古城居民,常常穿过这条巷子挑水,百年下,当初石板上为防滑打凿槽痕已被磨平了。不过,由于流量大,巷子商业也发达起


    巷道弯弯曲曲,店铺不少。除了常见百货店,挑水巷里最多是现代城市没有家具铺、铁匠铺、杂货铺,活生生地是传统农业、手工业、建筑业博物馆。有家店铺里干脆装了台机床,现场加工设备,颇有当年小街道工厂味道。


    挑水巷不长,巷子尽头就是北正街。


    北正街是典型民居布局,朝街面不少是大院正门和老式建筑山墙。不过,如今这里已成商业地,有建筑已做了改造,面向街道面了商业用房,开茶铺,开杂货店,开小吃,形态不。烟熏火燎,加上尘土堆积,不少建筑面朝街面木制屋檐,木格子或雕花木窗,原白色墙壁,已经烟尘满目,与街面上热闹形成奇妙和和谐。


    北正街接近辕门口段,商铺最多。了辕门口,头攒动,老昭通商业氛围达高峰,陡街、北正街、怀远街、云兴街等街道在此交汇。环视周围建筑,没有任何高楼大厦,最气派也只是层老楼,显然是解放前建筑,有鲜明法国风格,经营着据说是最正宗昭通酱和腐乳,生意红火。


条街各有特点。陡街以现代商业气息见长,北正街生活气息较浓,兴街引唏嘘,怀远街历史积淀深厚。云兴街是昭通云南近现代史上地位显赫见证——解放前云南两任省主席龙云和卢汉都出自昭通,且两是兄弟。1935年,龙云“建设新云南事业已取得定成效,和卢汉决心建设家乡。两在原马王庙和辕门口上分别投资建成了西式过街楼,北边为龙云,南边为卢汉律土木结构,临街面按商业门面设计,街道同侧所有楼过道相通。街道则以“云南兴盛”为意命名。由于当时云南与内地交往多通过川渝昭通地处云南北大门,当商业冲,昭通就有了“云南昆明”之称。云兴街建设,让昭通商业环境更加突出。


    70多年过了,当日惊艳过街楼已显苍老,有已经歪斜,兴街商业氛围虽然还显得浓郁,但终究停留定格在那年代小商业里。与崇义街、集贤街、薄济街、德育街、启文街、怀远街等街道名称样,记载着那时代昭通政治理文追求。


    怀远街沿街柳阴正浓,沿街店铺林立。街上有次大规模建设明显痕迹,不少建筑外面精致,在建设者时代应该很气派,包括老式庭院建筑、法国风格低层楼房建筑、建国后机关单位建筑。


    在不少城市,传统商业区早已改造灰现代建筑。但由于城市建设重心向西、向北转移,怀远街建筑符号凝固在了1980年之前,顽强地记载着昭通在那商业、文化和政治都繁荣黄金时代里心情和气象。走在怀远街,经历了中国农业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,随处可以找年代曾经极为熟悉符号,而这些符号,在省城昆明已经大量消失,有甚至绝迹;而在中小城市,由于商业地位和政治地位,也积累不了相应规格和样式建筑。怀远街就是座反映云南社会转型中建筑和生活方式、商业方式转变博物馆。


    “怀远”意,应该是传统中国政治价值观:怀柔远,也可解释为“胸怀远大”,这是种以我为主开放心态。座城市如果没有自信,当然不会有这种心态。但漫步怀远街,我更愿意把“怀远”理解为“怀念远往昔”——中国历史在不断书写新章,昭通现代化进程正在新城区描绘,这条街就留给历史吧,留给我们这些对往昔尊敬与憧憬吧。


    何——古城现状堪忧


    主衢正街是城市门面,而背街里弄才是座城市鲜活灵魂。


    昭通古城真正属于市井。北正街北端,云兴街以北,或宽或窄巷道众多,离了主街就显得清静。清洁石板路或水泥路,街边是层或两层传统民居,其中不少岁已久,墙壁、门面都显斑驳,木料开裂、腐烂。古城居民就在其中烧饭、起居,邻居相处,住就。由于有了护佑,古老街道和房子,在陈旧中显出浓浓生机。而菜街子也不远,北正街靠北边段,城东条斜斜石板路老街道,都是以路为市,时鲜蔬菜,和凉粉、咸菜等地方特产级为丰富,流熙熙攘攘。


    与丽江大理古城相比,昭通古城商业化程很低,除了陡街,酒吧之类极为少见,即使是传统商业街道,陈列出售货品也针对城市传统居民和周围农民。店是老店,顾客是老顾客,长期相处使切关系变得简单,不少店家没有浮华装饰、嘈杂音乐、夸张陈列货柜,与古城相对宁静生活,形成了种独特和谐。


    不过,还是有些什么东西在或快或慢地消失,城市建设和商业开发对古城影响体现得最为明显。走在古城里,老建筑连续性常常被打破,有是钢筋水泥、砖墙围绕机关、学校,有则是居民在原地上用现代建材和火柴盒模式建起民居。如果不进行强有力规划和建设管理、保护,越越多老宅子将消失。


    画龙还需点睛,古城同样些标志性古建筑群。据昭通说,最可惜是凤池书院、李氏宗祠和会馆建筑。


    凤池书院是乾隆年间按照贡院格局建昭通可考证最早学堂,位置是现在昭通市实验中学,云南汉代碑刻孟孝琚碑、东晋霍承嗣壁画墓两大瑰宝也在这里。但经过多次改建,原古建筑群已经消失殆尽,只留下碑、两尊石狮和棵硕大槐树,以及学校朗朗书声中走出国学大师姜亮夫、中科院院士张亚平等声誉,证明着这里文脉深厚。


    李氏宗祠为清末巨商李耀庭所建。在时代风云中,这位已经官至品(相当于如今正厅级干部)昭通弃官商,与王王炽道打理商业巨舰顺祥,积累了巨额财富。李氏宗祠占地近10亩,规模宏大,布局考究,木工和用料均为当时上乘,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后入驻家企业,生产生活都在这里,如今已有明显损坏迹象。


    不过与会馆建筑相比,李氏宗祠算是幸运。旧时昭通矿业和商业繁荣,各地商云集,先后建立了15会馆,如今只剩下两


    或许对昭通古城说,最重大遗憾就是那些可成为标志古建筑群在不经意就消失了,这对动整古城保护和开发极为不利。而堪忧是,寻常巷陌也在慢慢老,慢慢被审美价值不高、无历积淀和建筑替代。


    已经有昭通官明确提出保护古城,并有了规划框架。但历史既是财富,也是负担。在负担面前,在利益面前,放弃历史是容易,坚持历史是为难,发扬光大历史是考验智慧


    太多城市早已选择了放弃。昭通古城会被放弃吗?黑暗,坡底现代城区漆黑道路面,这条约为宽、数百米长街道,恍然开街般漂浮。


    踏上石板路,水泥和地砖路面所缺失灵性脚底泛上心头。那是才逝不久却久别重逢感觉啊。还记得自己出生在那座小城,夜雨中行走在巷道里弄石板路上舒缓;后久居昆明城把华山西石板路改成水泥路时,心中那眷恋与无奈啊。大观街、祥云街夜晚大排档,南屏街、正义路、金碧路满街近代建筑,……昔日老昆明留下深深记忆,在这陌生城市夜里忽然复活。


    向坡头慢慢走,留心地看街边建筑。法式建筑窗洞漆黑,如同只只黑眼睛,慈善地看着街道。老式云南地方建筑,屋脊微微地翘着,如轻轻笑意。


    慢慢地走坡头,便是建在小山头上古城中心——辕门口。条进入老城区街道入口,在这里会集。每条街道,深处都是片沉睡黑暗。面对这沉沉静謐,我们决定第早再探访。


    昭通古城,那历史宁静叹息


    古城印象——怀念远


    次日早,依然细雨霏霏。


    白崇义街果然热闹,但热闹并非我们探寻目标。走了步,发现崇义街中段露出条巷口,路面上铺全是石板,窄窄巷道两边乎都是土木结构已沧桑毕露老式建筑,挑水巷了。我们眼前亮,立即走进


    据史料称,挑水巷与崇义街交会口附近曾有眼水井,水质甚佳。住在小山坡上古城居民,常常穿过这条巷子挑水,百年下,当初石板上为防滑打凿槽痕已被磨平了。不过,由于流量大,巷子商业也发达起


    巷道弯弯曲曲,店铺不少。除了常见百货店,挑水巷里最多是现代城市没有家具铺、铁匠铺、杂货铺,活生生地是传统农业、手工业、建筑业博物馆。有家店铺里干脆装了台机床,现场加工设备,颇有当年小街道工厂味道。


    挑水巷不长,巷子尽头就是北正街。


    北正街是典型民居布局,朝街面不少是大院正门和老式建筑山墙。不过,如今这里已成商业地,有建筑已做了改造,面向街道面了商业用房,开茶铺,开杂货店,开小吃,形态不。烟熏火燎,加上尘土堆积,不少建筑面朝街面木制屋檐,木格子或雕花木窗,原白色墙壁,已经烟尘满目,与街面上热闹形成奇妙和和谐。


    北正街接近辕门口段,商铺最多。了辕门口,头攒动,老昭通商业氛围达高峰,陡街、北正街、怀远街、云兴街等街道在此交汇。环视周围建筑,没有任何高楼大厦,最气派也只是层老楼,显然是解放前建筑,有鲜明法国风格,经营着据说是最正宗昭通酱和腐乳,生意红火。


条街各有特点。陡街以现代商业气息见长,北正街生活气息较浓,兴街引唏嘘,怀远街历史积淀深厚。云兴街是昭通云南近现代史上地位显赫见证——解放前云南两任省主席龙云和卢汉都出自昭通,且两是兄弟。1935年,龙云“建设新云南事业已取得定成效,和卢汉决心建设家乡。两在原马王庙和辕门口上分别投资建成了西式过街楼,北边为龙云,南边为卢汉律土木结构,临街面按商业门面设计,街道同侧所有楼过道相通。街道则以“云南兴盛”为意命名。由于当时云南与内地交往多通过川渝昭通地处云南北大门,当商业冲,昭通就有了“云南昆明”之称。云兴街建设,让昭通商业环境更加突出。


    70多年过了,当日惊艳过街楼已显苍老,有已经歪斜,兴街商业氛围虽然还显得浓郁,但终究停留定格在那年代小商业里。与崇义街、集贤街、薄济街、德育街、启文街、怀远街等街道名称样,记载着那时代昭通政治理文追求。


    怀远街沿街柳阴正浓,沿街店铺林立。街上有次大规模建设明显痕迹,不少建筑外面精致,在建设者时代应该很气派,包括老式庭院建筑、法国风格低层楼房建筑、建国后机关单位建筑。


    在不少城市,传统商业区早已改造灰现代建筑。但由于城市建设重心向西、向北转移,怀远街建筑符号凝固在了1980年之前,顽强地记载着昭通在那商业、文化和政治都繁荣黄金时代里心情和气象。走在怀远街,经历了中国农业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,随处可以找年代曾经极为熟悉符号,而这些符号,在省城昆明已经大量消失,有甚至绝迹;而在中小城市,由于商业地位和政治地位,也积累不了相应规格和样式建筑。怀远街就是座反映云南社会转型中建筑和生活方式、商业方式转变博物馆。


    “怀远”意,应该是传统中国政治价值观:怀柔远,也可解释为“胸怀远大”,这是种以我为主开放心态。座城市如果没有自信,当然不会有这种心态。但漫步怀远街,我更愿意把“怀远”理解为“怀念远往昔”——中国历史在不断书写新章,昭通现代化进程正在新城区描绘,这条街就留给历史吧,留给我们这些对往昔尊敬与憧憬吧。


    何——古城现状堪忧


    主衢正街是城市门面,而背街里弄才是座城市鲜活灵魂。


    昭通古城真正属于市井。北正街北端,云兴街以北,或宽或窄巷道众多,离了主街就显得清静。清洁石板路或水泥路,街边是层或两层传统民居,其中不少岁已久,墙壁、门面都显斑驳,木料开裂、腐烂。古城居民就在其中烧饭、起居,邻居相处,住就。由于有了护佑,古老街道和房子,在陈旧中显出浓浓生机。而菜街子也不远,北正街靠北边段,城东条斜斜石板路老街道,都是以路为市,时鲜蔬菜,和凉粉、咸菜等地方特产级为丰富,流熙熙攘攘。


    与丽江大理古城相比,昭通古城商业化程很低,除了陡街,酒吧之类极为少见,即使是传统商业街道,陈列出售货品也针对城市传统居民和周围农民。店是老店,顾客是老顾客,长期相处使切关系变得简单,不少店家没有浮华装饰、嘈杂音乐、夸张陈列货柜,与古城相对宁静生活,形成了种独特和谐。


    不过,还是有些什么东西在或快或慢地消失,城市建设和商业开发对古城影响体现得最为明显。走在古城里,老建筑连续性常常被打破,有是钢筋水泥、砖墙围绕机关、学校,有则是居民在原地上用现代建材和火柴盒模式建起民居。如果不进行强有力规划和建设管理、保护,越越多老宅子将消失。


    画龙还需点睛,古城同样些标志性古建筑群。据昭通说,最可惜是凤池书院、李氏宗祠和会馆建筑。


    凤池书院是乾隆年间按照贡院格局建昭通可考证最早学堂,位置是现在昭通市实验中学,云南汉代碑刻孟孝琚碑、东晋霍承嗣壁画墓两大瑰宝也在这里。但经过多次改建,原古建筑群已经消失殆尽,只留下碑、两尊石狮和棵硕大槐树,以及学校朗朗书声中走出国学大师姜亮夫、中科院院士张亚平等声誉,证明着这里文脉深厚。


    李氏宗祠为清末巨商李耀庭所建。在时代风云中,这位已经官至品(相当于如今正厅级干部)昭通弃官商,与王王炽道打理商业巨舰顺祥,积累了巨额财富。李氏宗祠占地近10亩,规模宏大,布局考究,木工和用料均为当时上乘,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后入驻家企业,生产生活都在这里,如今已有明显损坏迹象。


    不过与会馆建筑相比,李氏宗祠算是幸运。旧时昭通矿业和商业繁荣,各地商云集,先后建立了15会馆,如今只剩下两


    或许对昭通古城说,最重大遗憾就是那些可成为标志古建筑群在不经意就消失了,这对动整古城保护和开发极为不利。而堪忧是,寻常巷陌也在慢慢老,慢慢被审美价值不高、无历积淀和建筑替代。


    已经有昭通官明确提出保护古城,并有了规划框架。但历史既是财富,也是负担。在负担面前,在利益面前,放弃历史是容易,坚持历史是为难,发扬光大历史是考验智慧


    太多城市早已选择了放弃。昭通古城会被放弃吗?黑暗,坡底现代城区漆黑道路面,这条约为宽、数百米长街道,恍然开街般漂浮。


    踏上石板路,水泥和地砖路面所缺失灵性脚底泛上心头。那是才逝不久却久别重逢感觉啊。还记得自己出生在那座小城,夜雨中行走在巷道里弄石板路上舒缓;后久居昆明城把华山西石板路改成水泥路时,心中那眷恋与无奈啊。大观街、祥云街夜晚大排档,南屏街、正义路、金碧路满街近代建筑,……昔日老昆明留下深深记忆,在这陌生城市夜里忽然复活。


    向坡头慢慢走,留心地看街边建筑。法式建筑窗洞漆黑,如同只只黑眼睛,慈善地看着街道。老式云南地方建筑,屋脊微微地翘着,如轻轻笑意。


    慢慢地走坡头,便是建在小山头上古城中心——辕门口。条进入老城区街道入口,在这里会集。每条街道,深处都是片沉睡黑暗。面对这沉沉静謐,我们决定第早再探访。


    昭通古城,那历史宁静叹息


    古城印象——怀念远


    次日早,依然细雨霏霏。


    白崇义街果然热闹,但热闹并非我们探寻目标。走了步,发现崇义街中段露出条巷口,路面上铺全是石板,窄窄巷道两边乎都是土木结构已沧桑毕露老式建筑,挑水巷了。我们眼前亮,立即走进


    据史料称,挑水巷与崇义街交会口附近曾有眼水井,水质甚佳。住在小山坡上古城居民,常常穿过这条巷子挑水,百年下,当初石板上为防滑打凿槽痕已被磨平了。不过,由于流量大,巷子商业也发达起


    巷道弯弯曲曲,店铺不少。除了常见百货店,挑水巷里最多是现代城市没有家具铺、铁匠铺、杂货铺,活生生地是传统农业、手工业、建筑业博物馆。有家店铺里干脆装了台机床,现场加工设备,颇有当年小街道工厂味道。


    挑水巷不长,巷子尽头就是北正街。


    北正街是典型民居布局,朝街面不少是大院正门和老式建筑山墙。不过,如今这里已成商业地,有建筑已做了改造,面向街道面了商业用房,开茶铺,开杂货店,开小吃,形态不。烟熏火燎,加上尘土堆积,不少建筑面朝街面木制屋檐,木格子或雕花木窗,原白色墙壁,已经烟尘满目,与街面上热闹形成奇妙和和谐。


    北正街接近辕门口段,商铺最多。了辕门口,头攒动,老昭通商业氛围达高峰,陡街、北正街、怀远街、云兴街等街道在此交汇。环视周围建筑,没有任何高楼大厦,最气派也只是层老楼,显然是解放前建筑,有鲜明法国风格,经营着据说是最正宗昭通酱和腐乳,生意红火。


条街各有特点。陡街以现代商业气息见长,北正街生活气息较浓,兴街引唏嘘,怀远街历史积淀深厚。云兴街是昭通云南近现代史上地位显赫见证——解放前云南两任省主席龙云和卢汉都出自昭通,且两是兄弟。1935年,龙云“建设新云南事业已取得定成效,和卢汉决心建设家乡。两在原马王庙和辕门口上分别投资建成了西式过街楼,北边为龙云,南边为卢汉律土木结构,临街面按商业门面设计,街道同侧所有楼过道相通。街道则以“云南兴盛”为意命名。由于当时云南与内地交往多通过川渝昭通地处云南北大门,当商业冲,昭通就有了“云南昆明”之称。云兴街建设,让昭通商业环境更加突出。


    70多年过了,当日惊艳过街楼已显苍老,有已经歪斜,兴街商业氛围虽然还显得浓郁,但终究停留定格在那年代小商业里。与崇义街、集贤街、薄济街、德育街、启文街、怀远街等街道名称样,记载着那时代昭通政治理文追求。


    怀远街沿街柳阴正浓,沿街店铺林立。街上有次大规模建设明显痕迹,不少建筑外面精致,在建设者时代应该很气派,包括老式庭院建筑、法国风格低层楼房建筑、建国后机关单位建筑。


    在不少城市,传统商业区早已改造灰现代建筑。但由于城市建设重心向西、向北转移,怀远街建筑符号凝固在了1980年之前,顽强地记载着昭通在那商业、文化和政治都繁荣黄金时代里心情和气象。走在怀远街,经历了中国农业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,随处可以找年代曾经极为熟悉符号,而这些符号,在省城昆明已经大量消失,有甚至绝迹;而在中小城市,由于商业地位和政治地位,也积累不了相应规格和样式建筑。怀远街就是座反映云南社会转型中建筑和生活方式、商业方式转变博物馆。


    “怀远”意,应该是传统中国政治价值观:怀柔远,也可解释为“胸怀远大”,这是种以我为主开放心态。座城市如果没有自信,当然不会有这种心态。但漫步怀远街,我更愿意把“怀远”理解为“怀念远往昔”——中国历史在不断书写新章,昭通现代化进程正在新城区描绘,这条街就留给历史吧,留给我们这些对往昔尊敬与憧憬吧。


    何——古城现状堪忧


    主衢正街是城市门面,而背街里弄才是座城市鲜活灵魂。


    昭通古城真正属于市井。北正街北端,云兴街以北,或宽或窄巷道众多,离了主街就显得清静。清洁石板路或水泥路,街边是层或两层传统民居,其中不少岁已久,墙壁、门面都显斑驳,木料开裂、腐烂。古城居民就在其中烧饭、起居,邻居相处,住就。由于有了护佑,古老街道和房子,在陈旧中显出浓浓生机。而菜街子也不远,北正街靠北边段,城东条斜斜石板路老街道,都是以路为市,时鲜蔬菜,和凉粉、咸菜等地方特产级为丰富,流熙熙攘攘。


    与丽江大理古城相比,昭通古城商业化程很低,除了陡街,酒吧之类极为少见,即使是传统商业街道,陈列出售货品也针对城市传统居民和周围农民。店是老店,顾客是老顾客,长期相处使切关系变得简单,不少店家没有浮华装饰、嘈杂音乐、夸张陈列货柜,与古城相对宁静生活,形成了种独特和谐。


    不过,还是有些什么东西在或快或慢地消失,城市建设和商业开发对古城影响体现得最为明显。走在古城里,老建筑连续性常常被打破,有是钢筋水泥、砖墙围绕机关、学校,有则是居民在原地上用现代建材和火柴盒模式建起民居。如果不进行强有力规划和建设管理、保护,越越多老宅子将消失。


    画龙还需点睛,古城同样些标志性古建筑群。据昭通说,最可惜是凤池书院、李氏宗祠和会馆建筑。


    凤池书院是乾隆年间按照贡院格局建昭通可考证最早学堂,位置是现在昭通市实验中学,云南汉代碑刻孟孝琚碑、东晋霍承嗣壁画墓两大瑰宝也在这里。但经过多次改建,原古建筑群已经消失殆尽,只留下碑、两尊石狮和棵硕大槐树,以及学校朗朗书声中走出国学大师姜亮夫、中科院院士张亚平等声誉,证明着这里文脉深厚。


    李氏宗祠为清末巨商李耀庭所建。在时代风云中,这位已经官至品(相当于如今正厅级干部)昭通弃官商,与王王炽道打理商业巨舰顺祥,积累了巨额财富。李氏宗祠占地近10亩,规模宏大,布局考究,木工和用料均为当时上乘,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后入驻家企业,生产生活都在这里,如今已有明显损坏迹象。


    不过与会馆建筑相比,李氏宗祠算是幸运。旧时昭通矿业和商业繁荣,各地商云集,先后建立了15会馆,如今只剩下两


    或许对昭通古城说,最重大遗憾就是那些可成为标志古建筑群在不经意就消失了,这对动整古城保护和开发极为不利。而堪忧是,寻常巷陌也在慢慢老,慢慢被审美价值不高、无历积淀和建筑替代。


    已经有昭通官明确提出保护古城,并有了规划框架。但历史既是财富,也是负担。在负担面前,在利益面前,放弃历史是容易,坚持历史是为难,发扬光大历史是考验智慧


    太多城市早已选择了放弃。昭通古城会被放弃吗? 


欢迎各大优秀旅游专业网站交换友情链接,要求条件相当的旅游网站。联系邮箱:aammokok@163.com 管理员

游云南 【网站名称】游云南旅游网
【网站维护】游云南旅游网站网络技术中心
【经理】客服:刘丽 张世杰 刘小菲 董建妮
【负责人】王长明
【公司地址】昆明市北京号89号国旅大楼 【工作时间】早上9.30  下午 14.00-18.00
【旅游咨询热线】0871-66668888  66666888  66666999 【网站备案号】滇ICP备09004484
【传真】0871-63160388  手机: 13808718598 【官方网站】551.cn 云南游